重庆190kk与祖国共成长

【五星耀时代?丹心献祖国】主题征文:一位父亲的工程师梦

发布时间:2019-10-16 | 点击量:

 

一位父亲的工程师梦

重庆工业设备安装集团有限公司第三分公司   刘金花

 

这是一位父亲的理想。

这是一个女儿为父亲完成理想的路。

24年前,还没有我。这个时候的中国,不愁没工作,只要踏踏实实的干,都能凭自己的双手,活出人样。90年代的广州是一个打工的胜地,当年大批外来务工的打工仔打工妹为了生存而来到这里。那也是广东经济迅速发展的年代,也是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时代。父亲和母亲也加入了广东打工仔的队伍,在广州为生活奔波,一边找工作,一边找住宿,淋过雨,睡过街,在菜市捡过别人丢下的带虫眼菜叶。受国家政策眷顾,好多新办的厂正在招工人,父母亲有幸找到一个鞋厂的工作。父母亲没日没夜的工作,不仅仅为了活着,更为了远方的爷爷奶奶能过上好日子,为了留守在家的四岁哥哥。

就在这年,有了我。那个时候计划生育很严,父母亲一路奔波终于回到了重庆,期间的苦,至今母亲提起来都会哽咽,只是说白天躲在树林的坟墓堆,到了晚上才出来赶路。渐渐长大的我也成了留守儿童,我依稀记得那时父亲母亲出去打工,我坐在地上哭的情景,就这样留下我和哥哥相依为命。在村里跟着留守的小朋友一起玩耍,一起赶场,一起站在客运车外面等待父母亲回来。

1997年重庆直辖,这年我两岁,父母亲正在广州的服装厂踩着新式缝纫机,为每位儿童缝纫过节新衣。七岁之前我对父母亲的印象,是家里座机里温柔的声音。2001过年,格外热闹,父母亲回来了,给我们买了漂亮的衣服,给了我新崭崭的压岁钱,有一角的,两角的,五角的,一元的,两元的......父母亲给我说今年回来就不走了,回来陪我上小学,我当时只拿着压岁钱高兴呢。父亲笑着说“重庆的政策真好,就业机会增多了,好多农民工都选择回家务工,陪自己家人的同时还能养家糊口,再也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这一个活法。

设立重庆直辖后,重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片充满生机的大地上,处处都是奋斗的景象。父亲早晨总是天没亮就出门,晚上回来脸上总有一层灰,总是比隔壁叔叔晚很久回来。父亲边吃着热腾腾的晚饭,边说着现在工程多,但自己文化水平不高,只能挑灰浆桶,做力气活,母亲鼓励父亲去找师傅带带,在那个时候,最流行的一句话就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父亲回来得一次比一次晚,母亲知道父亲不仅为了自己工程师的理想,也是为了一家人的生活。

2007重庆直辖十年,是改革开放、开拓奋进的十年,是沧桑巨变、春华秋实的十年,重庆经济繁荣景象随处可见,高楼大厦拔地而起,桥梁公路四通八达。这年我12岁,高速公路修到我的家门,好多工程师在我家门前一会画圈,一会插旗,还扛着工具,村里热闹了起来。父亲比其他人更开心,因为这是他的梦,梦想着公路能够通到家门口,自己可以为这条路贡献一份力量。没多久,项目经理在当地招工,由于父亲以前跑过工地,挑过灰浆桶,就有幸跟着一个工程师跑现场。父亲每次回来都会给母亲讲自己学到的新知识,什么是路基路面,用什么材料,虽然母亲听不懂,但总是边端出锅里的饭菜,边笑着听着,父亲脸上的笑容很灿烂,都不知道自己嘴角粘了米粒,直到掉下来,父亲很自然的把那米粒往嘴里送。这一年父亲过得好忙碌,以前父亲过年都要提前回来,但今年父亲回来得很晚,都大年三十了才回来,但不变的是父亲“精神抖擞”的面容。父亲这次给的压岁钱仍然是新崭崭的,面值居然是五十的,若有所思的对我说,现在时代真好,生活水平高多了,真想多活几年,而我拿着从没见过的五十块钱开心着。

2008年,奥运会,是世界对中国的认可,是每个勤劳的中国人都期待的好时代,也是父亲的期待。今年的春天阳光特别明媚,春雨也特别滋润,大家换上了轻盈靓丽的春装,穿梭在大街小巷。父亲叫我带上厚棉袄陪他出去散步,说要走走自己修过的路。白驹过隙,夏日炎炎,父亲指着屋前的水泥路对我说“这条路会修得更远”。这个秋天父亲偷起了懒,总是待在屋里不出来,时时脚发软,按摩都不能缓解,吃的全都吐出来。十月渐渐转凉,放完国庆我将要回校,给父亲按摩完大腿,父亲习惯的嘱咐我把手洗干净了再走。我背着书包准备走的时候,妈妈叫我给老师打电话,请假一周,被父亲听到了,居然吼了母亲,从来没有见到父亲发怒。父亲还是像往常一样,叫我早去早回,路上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到学校了打个电话报平安。就在回校的第二天早晨,我的胸口突然像针扎一样疼,给母亲打电话,母亲支支吾吾的,哭着对我说“你父亲想见你,你快回来”。虽然父亲经常告诉我,任何原因都不允许请假,希望我能够多学点,不能像以前因为放牛割猪草耽误了学习,父亲总说时代好了,国家在教育上投入了很多,我们年轻这一辈的应该卯足劲,好好学习报效祖国。我鼓足勇气给老师请假,一路狂奔,想要与时间赛跑,一路祈祷,不是那样的,父亲会好的。回到熟悉的家,感觉一切都变了,骨瘦如柴的父亲躺在床上,没有往日的慈祥,一脸“严肃”的盯着天花板,怎么叫怎么嘶声力竭地吼,父亲都没有回我,亲友们拉开我,告诉我他去了没有病痛的地方,我都13岁了,我知道什么是生老病死,知道什么是永远不在了。我把小手放进父亲的大手,就在那一刻,我感觉父亲正在用有力气的大手握着我的小手,我给大家说,我父亲没有走,真的,你们看,父亲的手正紧紧的握着我。

母亲从那以后特别爱给我讲父亲的故事,倚着大门口,泪水在母亲眼眶里打转“你还记得和你父亲度过的最后一个新年吗,那年冬天格外的冷,池塘都结冰了。其实你父亲可以多活一年,但你爸知道这将是躺在病床上的一年,最后他放弃了化疗,就为了陪大家度过最后一个年。你父亲回来的时候强忍着身上的痛,表现得精神抖擞,害怕大家发现他得了不治之症,直到你上了学,你爸才放下“伪装”倒在病床上”。我希望父亲还活着,活在2019年,活在这个幸福的新时代。现如今医疗水平好了,研制了好多抗癌药物,好多在癌症早期就被治好了,转变为肝癌的几率大幅降低。“你不要怨你爸以前总是早出晚归,没能照顾你。你爸总是第一个到工地,只有这样才有时间跟包工头,唠唠嗑,学习一下工程的技术与管理;你爸也总是最后一个走,走的时候总是把所有工具都清点完了,锄头铲子都洗干净,摆得整整齐齐,临走前还不忘跑到坡上,看新播种的草籽是不是用薄膜盖好了。你爸总是希望自己努力一点,多学一点,成为一名出色的工程师。日子本来应该熬出头,终于能够向自己的理想迈进,但你爸再也不能完成这个理想了”。我终于明白当时爸爸用他的手紧紧的地握着我的手是真的,是在告诉我他未完成的理想。我高考填志愿填的土木工程,这个专业,大学里一个班只有一个女生似乎是常态,经常扛着仪器到处测量,别人总会问我,为什么选土木工程,我说我喜欢这个专业,用两个人的生命来爱着这个专业。大学毕业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土木行业,选择了重庆190kk。有人问我,为什么不转行,女生会很辛苦的,但我想要学以致用,为祖国献上自己的青春,为父亲完成工程师的理想,这也是我的理想。

70年的风雨兼程,晴朗的祖国上空,彩虹早已绘制好一幅幅绚丽的画卷。孩子们不用等到过年就有新衣服穿,有红包领;人们不再担心过年如何与家人团聚,高铁、飞机的速度是亲人们归心似箭的速度;知识走向共享时代,重庆190kk实行的一对一师傅带徒弟制度,再也不用担心学不到本领。厉害了我的国,跨江、跨海大桥一次又一次的创造世界奇迹,父亲的工程师理想已经实现,由祖国的中华儿女完成。我在此宣誓:我,作为父亲的女儿,会牢记“大手紧握小手“的承诺。我,作为祖国的女儿,将身负祖国使命,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