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家乡的味道

 

家乡的味道

张晓梅

 

    每次和朋友聊起家乡就会说起家乡的菜肴,这种情感越来越浓郁,是不是人到中年身为异乡都会对家乡一种眷念,在外地久了突然没有了归属感,几许慌乱几许惆怅,我守着自己的身影,寒来暑往,心中百般滋味难于知与谁诉? 那些随树长大的记忆,镶嵌在树的年轮里,不舍不弃,我置思恋于溪水边,那些随流水蔓延的思绪,摇摆在水的微波里,不深不浅,搁置在枕边久远的牵梦,走一程变加深一层。

    我以为我可以百毒不侵,我以为我已经百炼成钢,我以为江湖儿女可以相望天涯,有一颗坚实的铁骨,我以为我早就无动于衷了,只是,这些都只是我以为而已,其实内心那片柔软的湿地早已野草疯长,欲罢不能。
每次回老家一下飞机,变迫不及待地找一条小街,一定要小街才吃得出原汁原味的家乡味道,叫上一碗河水豆花,落座在陈旧的八仙桌边,梧桐树斑驳的光影夹着夏日有些闷热的风,老板脸色泛着红光殷勤地吆喝着,右肩上搭着一张洗的白的毛巾,看得出来很干净,端一碗边缘印有细细兰条的土巴碗,白白软软的豆花在浅绿色卤水下,颤颤悠悠热气腾腾,一股田园带着泥土的豆香扑鼻而来。
    一般情况下要先喝一口豆花水,涩涩的有点苦,在划过舌尖的一刹那,便有一种原始淡淡的甜,胃里有一种甘泉流淌的清新,心慢慢地沉淀下来,夹起柔绵如雪的豆花,沾翡翠绿的葱花和绯红的熟油辣椒,那个香那个不舍,那种熟悉的再不能熟悉的豆花孤寡清淡的韵味,由内而外蔓爬至每一根神经,麻辣冲鼻的触觉顿感浑身血液飘升起来,打一碗冒着热气的干饭,饭一定要硬一点才有米香味,一辣一热一热一香,豆花和白米饭的烫加上调料的辣,融在一起便有了外婆的眷恋,如果胃口好的话,再来一份凉拌折耳根,一碗蹄花汤,一屉粉蒸笼笼,上面撒一点细碎的香菜,那是老巷悠长的怀旧……
    记得一次和北京的一位朋友谈起故乡的菜肴,他在北京闯荡六年未一直回老家,家乡已经成为他的记忆,我们说起麻辣小面,说起老巷子的坎下火锅,传统的土灶,青色的砖窑热腾腾的飘着牛油浓郁的味道,一碟胭脂泡萝卜永远是饭后的主流,朋友摆摆手示意我,不要再说了,眼睛有些湿润,闪烁的泪光我看到了属于故乡的那一片乡愁,我知道是想家了,那晚我们喝了很多,说了很多,哭着笑着聊着家乡,谈论着曾经养育我们的那片土地,那片经常在梦中惊扰乡愁……         

(作者单位:重庆190kk九建公司)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