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小桃子

 

小桃子

闫国林

古人云“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说来也怪,脑际忆起新中国刚诞生,第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天安冉冉升起时,鄙人还是个活蹦乱跳颈上系着红领巾的孩子,可而今,头上已名副其实地挂起爷爷的桂冠了,真可谓韶光荏苒,青春易逝!如今,每当我那长孙小桃子张开那稚嫩的天真无邪的笑脸,欢欣雀跃地蹦到面前脆生生地叫一声“爷爷”时,旷日已久沉淀于内心的一切烦恼和忧郁仿佛一下便荡然无存、烟消云散了,伴随而来的全是难以名状的慰藉和愉悦。

    每日清晨,小桃子猛地掀开小被子,便在他婆婆的指导下,自己动手把衣服穿得整整齐齐,把脸儿洗得白白净净,当他洋洋得意地穿上那件我专给他买的金丝绒新衣后,他欣喜地边摇小手边甜蜜蜜地喊:“爷爷、婆婆再见!二叔叔、三叔叔再见!”然后才兴冲冲地上幼儿园去。晚上,当这小乖乖一跳一蹦旋风般跨进屋里,往往人未到家,他便迫不及待地喊出那句不知是哪里学来的,土洋结合的“古得依务林”(晚上好)的英文问候语,每听到声音大伙都赶忙兴致勃勃地围在他身边,拉着他那藕节般的小手,你一言我一语地找些天南海北“话题”问个不停,听到亲人们那一串串连珠炮似的提问,他歪起那小脑壳然后胸有成竹地乐滋滋地一一作答,那正二八经、摇头摆“尾”的神态和口气,常常惹得家人们忍俊不禁、捧腹大笑,顿时全家都沉浸在格外惬意和谐的氛围里。

    更让人倍感开心的是这小子有两手叫人赞叹不已的“绝招”:一是他善办“独唱音乐会”,每当他举办这种别开生面的表演时,全家人都会屏息静听,“观众”还得恪守他定的两条“规矩”,一是在其登台“亮相”前,每个在场者都得像电视台播放节目那样用普通话给他认真“报幕”;二是他一出台人人都要按歌儿节拍不断地为他鼓掌、助兴。于是,每当报幕的话音刚落,他便站在客厅的一隅像一位“身经百战”的大歌星一样,左手拎起电视遥控板当“话筒”,旋即便奋发有为地一个箭步跨上“舞台”,先是笑容可掬地向含辛茹苦哺育他健康成长的长辈们来个90度的鞠躬礼,接着便用他那优美的童声引吭起那首出世以来他母亲教会他的第一支、也是他最喜欢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此刻他还边唱边手舞足蹈起来,其技艺超群、炉火纯青的表演风格和妙趣横生的造型立时逗得在场的人莫不哈哈人笑。

小孙儿尤其叫人钦佩的另一手“绝招”就是看病,大凡家里人生病,都乐于请他“诊治”,不过他治疗方法颇“特别”,即不管什么时节,病在什么部位,也不管你病的轻重,他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他上来不问三七二十一,都要先给你“打-针”,而后总是要笑着给你毕恭毕敬地端来一杯开水,还要认认真真地站在你面前,硬是要看着你一饮而尽,不留“残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2017年元旦节,我本人突然患了重感冒,整日头疼得似针扎,一天下午我正躺在床上痛苦的煎熬时,小孙子乍闻此事,便心急火燎的“蹦”到我床前,首先用那热烫烫的脸蛋,紧贴着我脸颊,甜丝丝地问:“爷爷,病好些了吗?”尔后,他牵着我的右手,不问青红皂白的用他的左手小指头,在我手背上,轻轻地抹了抹,经这特殊的方法“消毒”后,他便熟练地用另一只手的,食指在我手上重重的“按”了下,以示“打了一针”,庚即这小家伙更满怀深情地对我说:“爷爷,这一针下去,包马上好”。接下来,他还要郑重其事地笑笑说:“好了,您千万要好好休息哟!”我得到这位高明“大夫”的诊治,特别是那情真意挚的安慰,瞬间病真的像好了一大半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