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永远年轻 永远热泪盈眶

 

永远年轻 永远热泪盈眶

□刘姚尧

当天才的YIRUMA在浪漫的星空下完成了最后一个音符,他恐怕没有想到《Kiss The Rain》的旋律能够穿透那么多聆听的耳朵,直抵倾听者的灵魂。

许多人都喜欢晴天,澄澈的阳光不仅使阴霾消失无踪,而且令人身心温暖。然而,当雨点倾泻而下,每个人的脸上都会写满厌恶或无奈,他们或许会任由负面情绪悄然堆积,或许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旧事,在天使的眼泪中,任由内心排山倒海。

重庆,株洲,成都,中山,南昌,这些曾经停驻过我的青春和理想的城市,在《Kiss The Rain》的天籁声中被次第串联,那种感觉,既触手可及,又仿佛隔着一万光年。远方的灯光被朦胧的雨帘隔断,在这样的深夜,不知是否有人会和我一样,在雨的印记中唏嘘,感叹,然后惆怅地睡去。

不知何故,《Kiss The Rain》轻柔的开头,已经牢牢地攫住了我的神经。伴随着深浅交织的行进和简单的重复,温柔而令人心碎的钢琴声如浪潮冲刷着我的耳畔,这是沉默之音,也是暴风骤雨后突然的寂静。淅沥的雨声与飞溅的音符,营造出了一种莫可名状的心境,在那一刻,我在记忆之河溯流而上,但已经找不到出发的地方。我疯狂地寻觅着留下的种种印记:熟悉的气息、模糊的脚印、刻骨铭心的符号……然而不期而至的雨点,无情地消除了一切讯息。我在豪雨里失声痛哭,破碎与幻灭,彷徨与迷狂,希望与绝望如影随形,当这种极端的分裂情绪快要把我逼疯的瞬间,一切戛然而止。

我依稀记得第一次漫步雨中的快乐时光,在母亲焦急的呼唤声中,我让雨点肆无忌惮地打在身上,咯咯的笑声传遍了院落。与雨的亲密接触,伴随着我独自撑伞年纪的到来而终结,伞让我和雨成为两个世界,我在相对隔绝的空间里嘲弄般地用目光挑衅着雨帘。大多数时候,晴日、阴天和雨夜的更迭,见证了我的成长历程。在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我笑靥如花,开心得不知天高地厚,但阴天的灰暗沉郁与雨夜的阴冷潮湿,总会让人的心灵蒙尘,不过那却是成长时节最美丽的阵痛。

重庆的雨把我带到这个世界,株洲的雨让我认识这个世界,成都的雨让我恋上这个世界,中山的雨让我怀疑这个世界。2007年10月的某天,暴雨如注的凌晨三点,列车缓缓开出站台,我凝望着渐行渐远的南昌,悲欣交集,恍如隔世。我喜欢晴天的光芒,也接受雨夜的无情,一如《Kiss The Rain》中诡异而巧妙的节奏切换。平缓娓娓而来,高潮来去无踪,雨过之后,世界依然平静。

雨季来了,又走了。终有一日,我们回望17岁的单车,想起冷雨夜陪在你身边的那个人,或许会像“在路上”的凯鲁亚克那样,用疾驰的汽车轮胎描绘出经久不衰的缤纷梦想: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该文获得重庆190kk第一届职工文学创作大赛优秀奖)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